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杯水之间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杯水之间

时间:2018-08-19 刚刚把尤素夫押回东督府,叶天龙就看到让自己最头痛的龙族少女英姿焕发的样子。   「咦,龙小妹今天好神气啊!」   因为有把柄拿在这个美少女的手中,懂得看风色的男人自然不敢怠慢,满脸笑容地向龙灵儿打了一个招呼。   龙灵儿先是给了他一记白眼,「这还用你来说!」   叶天龙呵呵一笑,正想溜之大吉的时候,龙灵儿突然十分正经地向他举手施礼道:「近卫步兵团团长龙灵儿,请多多指教!」   「不敢,不敢……不……」   叶天龙的客套话本能的从口中出来,但还快他就发现情况不对头,一双眼楮慢慢睁大的同时,他的嘴巴也渐渐变成一个大大的圆圈。   十分满意自己给叶天龙的吃惊,龙族美少女的俏脸上泛起动人的笑容。   「怎么?不喜欢我来坐这个位子吗?我还要叶大人的任命书呢!」   龙灵儿在说到「叶大人」的时候,还故意拉长了语调,慢慢说出来。   「不……不……不会!」叶天龙回过神来,连忙否认道,「有龙小妹这样的美人作这个近卫步兵团的团长真是太好啦!」不管怎么说,拍马屁的话总是好听入耳的,有了这种觉悟的男人自然是照单下药。   「可是你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喜欢啊?」龙灵儿笑嘻嘻地说道,「真是倒霉,她怎么会成为团长的?」   听到龙灵儿口中说出来的话,叶天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龙灵儿的后面那一句话就是他刚刚在心中所想的。   「这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百思不解的男人纳闷地直眨眼,「难道说这个龙族少女也练成了象凤舞说的可以窥测别人思想的观心术?如此说来也未免太可怕了!」   叶天龙不敢再多想下去,生怕自己的猜测变真,连忙以要发布正式任命书的名义从龙灵儿面前逃开了。   一见到于凤舞,叶天龙就急忙拉着她避开众人,私下悄悄问起来。   「你告诉我,那个观心术真的可以将一个人的想法看出来吗?」   于凤舞奇怪地看着他,点了点螓首,不解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那你现在可不可以看出我的想法呢?」叶天龙急声问道。   「你等一下啊。」于凤舞暗运心法,一双明亮的凤目顿时变幻出七彩的光芒,然后渐渐变得深沉起来,又黑又亮,好像夺人心神的美钻,又好似深深的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啊!」   于凤舞突然跳了起来,一张美绝人寰的粉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那娇羞的模样真是蕩人心魄。   「你好坏啊!」   于凤舞的粉拳敲在了叶天龙的肩膀上,不依地娇嗔道:「居然在心里想这种事情,还叫人家去接收这样的念头!」   叶天龙大奇道:「你真的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   于凤舞扑到他的身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檀口轻启,在叶天龙的耳朵上轻咬了一口,然后吃吃笑道:「你这个好色的男人啊!」   叶天龙吃痛喊了一声,伸手将于凤舞揽在怀中,低头靠近那弧度优美的小耳说道:「我的想法妙不妙啊?」   「好没意思!」于凤舞没好气地回道。   「是吗?」叶天龙忍住笑意,奇怪地问道:「既然这样,为什么某个人的身体会变得这么热起来呢?」   于凤舞大羞,一张火烫的粉脸埋进他的肩颈处,含糊不清地说道:「谁叫你把人家抱得这么紧,不热才怪呢?」   被这火热动人的美女在怀中一阵扭动,玲珑丰满的娇躯贴身的厮磨,顿时引得叶天龙也是心动神摇,忍不住低声宣布道:「你再这样动两下,我可是就要马上把想法变成现实了!」   于凤舞吓了一跳,连忙从叶天龙的怀抱中逃开,粉脸红红的说道:「不行,现在怎么可以呢?」   叶天龙坐下来笑嘻嘻地说道:「反正今天你是逃不掉的,迟早要做的事情有什么关係呢?」   于凤舞白了他一眼,然后想了想坐到叶天龙的身边位子,低声说道:「现在不行,你可不要乱来啊!」   叶天龙摇头晃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等时候到了就可以,是吗?」   于凤舞娇嗔道:「我可没有这样说啊,怎么想是你的事情!」话虽如此,可她的神情却是让面前的男人喜不自胜。   得意了一下,叶天龙才又回到正题上来。他重新拾起前面的话题,望着粉脸发烫的于凤舞说道:「如此看来,你已经将观心术练成了,什么时候可以教我啊?」   于凤舞收回心神,摇头说道:「没有,我这样也只是刚刚入门,需要一定的时间运功才可以使用,如果完全练成的话,那就可以不用作势便可使用了。」   「完啦!」叶天龙在心中暗叫一声,他本来以为观心术的使用是象于凤舞方纔那个样子运起心法的,由此可见那个龙族美少女还没有练成此功,可现在听于凤舞这样一说,顿时心中升起大大的不妙。   「你知不知道龙小妹她会这门观心术啊?」叶天龙想了想,用试探的口气问于凤舞道。   于凤舞微微一笑,愉快地说道:「她呀,比我厉害多了,这门心法不用练都已经是观心术的大师了,所以我让她担任近卫步兵团的团长,心怀二志的人只要被她一看就会察觉……」   说到这里,于凤舞发现面前的男人好像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咦,天龙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起来,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从于凤舞的口中听到了最不敢相信的事情,叶天龙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在龙灵儿面前吃蹩受气,因为心中的一丝一毫想法都被这个可恶的龙族美少女掌握了,会有胜算才怪呢!   见于凤舞这样问,叶天龙苦笑一声,说道:「没事,我只是想到一件事,站在你和龙小妹的面前,我岂不就是毫无遮掩,赤身裸体一样吗?」   于凤舞被叶天龙这种比喻逗得笑了起来,含笑说道:「你难道有什么东西想要瞒住我吗?   还是说觉得有些事情不该让我知道?」   见叶天龙还是一副苦眉愁脸的样子,于凤舞不禁打趣道:「放心吧,如果说你背着我们姐妹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要不在我的面前动那个念头,我是不会知道的!」   「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柳琴儿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你们两个人有什么秘密要背着我们大家吗?」原来她发现叶天龙和于凤舞在后面好长时间没有出来,忍不住进来看看究竟。   叶天龙连忙摆手笑道:「我还有什么事情想要瞒你们呢!」他突然间想到了对付那个龙族美少女的方法,不由得心情舒畅起来。   叶天龙站起身来,对刚刚踏进房间的柳琴儿笑道:「我和凤舞正在商议晚上的节目,你要不要参加啊?」   「好啊!」柳琴儿欣然应道,「有好事情怎么可以忘了我呢?」   「当然,当然!」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非但是我的好琴儿,连玉珠她们也有份喔!」   「到底是什么节目啊?」被鼓起了好奇心的柳琴儿连忙追问道。   叶天龙望了一眼于凤舞,见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禁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腻滑的粉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抬起头对柳琴儿说道:「还是让凤舞来告诉你吧!」   于凤舞先是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叶天龙,然后对柳琴儿说道:「你别听这个家伙乱讲!」   叶天龙故意用十分诧异的口气说道:「咦,凤舞我们不是刚刚说好了吗?为什么不让琴儿知道呢?」然后在于凤舞发话之前,一溜烟地跑出了房间,经过柳琴儿的身边上,还不忘加上一句话。   「你们都準备好喔,晚上我会让你们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乐!」   于凤舞站起身来的时候,叶天龙早已不见人影了,她不禁摇摇头,想到他的那些奇怪想法,又忍不住暗暗笑起来,也只有这个男人才会这么想吧?   被叶天龙的话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既然抓不住早有準备的男人,柳琴儿也只有缠着于凤舞问个究竟了。   被柳琴儿追问了好几次,于凤舞只好红着粉脸,在柳琴儿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柳琴儿的俏脸顿时也倏然霞烧,不好意思地羞笑起来。   叶天龙出来的时候,左岛近已经等候在那里。一见到叶天龙笑容满面的行来,左岛近便上前低声道:「兰心请大人出去一趟。」   叶天龙停住脚步,想起了自己和左兰心的约定,就点点头,在左岛近的陪同下出了东督府。   会面的地点是在一户普通的人家里,当然这只是表面看上去普通的住宅。   左岛近和坐在门口的一个半靠在墙上假寐的男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带着叶天龙进了大门。穿堂过厅,经过数道门后,两个人进了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   在对着门的正面有一座灯台,发出幽幽的光芒,把这个房间里面的一切事物都照得朦胧,透出一股怪异的神秘。在灯台的后面,一个浑身罩着黑色大袍的人安坐在椅子上,因为连面孔也被罩在里面,所以无法判断出这个人的性别和年龄,只有从那双神光充足的眼楮洩漏出这个人的可怕功力。   左岛近十分恭敬地朝上面的人施礼道:「叶大人来了!」   上面的黑袍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用精光四射的看着叶天龙。叶天龙见状冷哼了一声,抓住左岛近的肩头说道:「老左,我们走吧!」   左岛近一愣,不解地望着叶天龙。叶天龙抬手指了指上面的黑袍人,大声说道:「这个混蛋是这里的主人吗?我们是不是来见他的?既然我答应左姑娘来见一个人,现在已经见到了,自然可以走了!」   「大胆!」   上面的人坐不住了,深声怒喝,威严十足,真有让人闻声落胆的气魄。听声音可以知道是一个男人,一个年纪不会很轻的男人,而且应该是习惯了受人尊敬的日子,话语中透出强大的自信和压迫力。   但是他面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叶天龙根本不吃这一套,他不顾左岛近连施眼色,冷笑道:「胆子大不大关你什么事?作为一个主人连最起码的待客礼节也不知道,和你这种人有什么好谈的!」   「你……」坐在那里的黑袍人腾的站起来,眼中的怒色化成两道可怖的冷电,连室内的灯光都为之一暗,好强烈的气势啊!   「我什么我?」叶天龙撇了撇嘴,「像你这种装腔作势的家伙我见多了,如果不是左姑娘的请求,老子才不会这么无聊来看你呢!现在已经实践了诺言,老子要回去抱女人了!」   听到叶天龙越说越离谱,左岛近的脸上渗出汗珠,他向上面的黑袍人抱拳道:「司神大人……」   黑袍人挥手打断了左岛近的话,走到叶天龙的面前,眼楮死死地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发出一阵大笑。   叶天龙正暗暗戒备,见到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举动,不禁退了一步,喝道:「你笑什么?」   「很有意思!」黑袍人的眼楮中露出了和善的神情,「果然是胆色过人,举止与众不同!」然后他转向左岛近说道:「你遇到了一个值得效力的主将啊!」   左岛近顿时放下心来,对两个人说道:「你们慢慢谈,我到外面去了!」   「叶大人,让我们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   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叫住左岛近,他身前面的黑袍人已经掀开了身上的黑色大袍,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这是一个脸色略带苍白的中年男人,鼻尖往下如钩,坚毅的下巴没有一根鬍鬚,养尊处优的男人,也是一个性格坚毅的男人。叶天龙在自己的心中暗暗下了这样一个判断。   「坐!」经过叶天龙的一闹,这个男人反而对他客气起来,举手延客入座,然后自己坐到叶天龙的旁边位子上。   「我想叶大人知道我的身份吧?」这个男人和气地问道。   叶天龙摇摇头,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你没有听过司神吗?」   叶天龙抓了抓头皮,说道:「司神,应该是神殿里的职位吧?我对神殿的了解不是很多,只知道神官的称呼。」   「原来这样啊!」中年男人笑道,「那我就先把神殿的情况向叶大人简单介绍一下。」   这个男人的来头不小,居然是神殿的实权人士之一,三大司神中排在第三的位置,主要负责内部事务,很少在外露面。而刚刚被法斯特的皇帝安德列三世册封为皇家大神官的法伦在神殿中的身份并不很高,只是大司神的一个弟子而已。   现在的神殿因洛u k斯特皇帝的限制,已经不如以前那么有影响力了,作为神殿最高的领导层,三大司神自然要思考以后的道路。因着各人的信念和野心有太大的差别,三大司神想要走的道路也大相逕庭。   一力想要恢复神殿往日权势的大司神是最得神殿各层人士支持的一个,而且他也做得有声有色。靠着与吉里曼斯的相互合作,神殿的势力在慢慢扩展,像这次法伦成为皇家大神官,更是让大司神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稳固,声势也达到了一个顶峰,众多的神职人员都一致看好大司神,认为他能够带领神殿进入一个全新的天地。   但神殿中的有识之士也看出了其间的忧患,像大司神这般的扩展,和权势野心人士的互相利用,可能会引起另外一些有力人士的强力反弹,搞不好的话,有可能再次触动法斯特皇家的利益,导致更加严厉的打击。因此他们提出能安心侍奉神明就好了,作为一个神职人员何必要参加世俗的争斗呢?但主张退隐的一派人数极少,在神殿中几乎没有多少发言权,如果不是有二司神的支持,说不定早就被激进分子给清理出去了,但即便是这样,他们在神殿的日子和地位也是每况愈下,渐渐被挤出了中枢。   「那你是支持哪一派的?」叶天龙不禁好奇地问道。   三司神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巧妙地将话题引开。   「叶大人现在是大权在握,我希望能得到大人的协助,在陛下面前多多关照我们神殿。」   「你们和三太子殿下,或者左宰大人说还差不多,这个题目给我做好像太大了一点。」   叶天龙的脸上有了一种轻鬆的笑意。   「好家伙!」三司神的心中暗暗哼了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权势给沖昏头脑啊!」当然他的脸上不会洩漏出内心的感受,依然是一副诚恳的样子对叶天龙说道:「叶大人太谦虚了,现在叶大人深得陛下的信任,有大人的一句话,我们神殿就得到更大的支持了。」   「而且这样的事情,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好处的。」三司神继续发挥他的口舌之力,「我相信自己的眼力,叶大人的前途绝不止于此,在将来的日子里有我们神殿的帮助,会走得更加安稳。」   叶天龙沉默不语,但心中却是翻腾不止。三司神说的一点没有错,至少目前看来是合则双利,不合的话,好像对自己的害处更大。但是他能代表神殿吗?   叶天龙抬起头来,含笑问道:「三司神大人,请恕在下直言,你究竟代表神殿中的哪一派?或者这么说,你们应该只是神殿中一部分人吧?我和你们合作的话,也就是说要和别的派别对立起来,是不是这样?」   三司神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道:「完全正确,既然叶大人这么直爽,我也直接说吧,大司神是完全站在吉里曼斯的那边,对你一点好感都欠奉,而和我们合作的话,你也是可以得到一部分神殿的势力支持,虽然说目前我们的势力不强,但如果能得到有利时机,我们也会成为大人强大的助力。」   「先不说别的,左岛近就是出自我们这一派的门下,像他这样的人才谁不想拥有呢?」   一说到这个实际的例子,叶天龙便再无法抗拒诱惑了,他望着三司神的眼楮慨然应道:「好吧!既然三司神大人这么看得起天龙,再说什么也是无益。让我们双方通力合作,互相帮助。」   三司神大喜,站起来拉住叶天龙伸过来的手说道:「这是各取其利的约定,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努力吧!」   对于三司神这么直接的表示,叶天龙反倒感到十分坦诚,如果说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就说明了他是不怀好意,既然如此说开了,大家以后在操作上也方便许多。   左岛近知道这个结果后,也是十分高兴。他生怕叶天龙和三司神闹翻了,这样一来他在当中就难以做人了,因为他的出身是三司神的门下,但现在跟着叶天龙做事让他产生了如鱼得水的感觉,从而认定这个男人是自己寻找多年的明主,因此这样的结果是他最想看到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兰心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左岛近在叶天龙的身边感慨地说道。   叶天龙默默看了一眼左岛近,因为从左岛近的语气中他听出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这让他联想起以前的种种迹象,似乎左岛近对他的妹妹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以至于每一次说到左兰心的名字,那种语气都很奇怪。   「但愿这只是自己的多疑和敏感!」叶天龙在心中暗暗想着,和左岛近一起策马返回东督府。   将叶天龙分别之后,三司神也满身轻鬆地回到自己在神殿旁边的家里。对于自己今天的表现,他是十分满意的,毕竟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乡下人,只消几句话就可以把他套进自己的圈子里面。   「你回来啦!」   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的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他不禁脚步一顿,这个声音不是自己熟悉的僕人发出的,而且没有哪个僕人敢这样对主人用这种语气说话,除非那个家伙吃了豹子胆。   「不用多看了,进来!」   屋子里面的人发出不耐烦的话,强大的威严和气势让三司神心中一凛,他突然间想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习惯性地左右看了看,因为据说这个男人出现的四週一定有大批的高手护卫,足以击垮一支军队。   「不用看了,再看你也看不到的,我想和你好好谈一下!你不用害怕!」   三司神咬咬牙,大踏步往里面走去,口中大声说道:「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有什么好害怕的!」   屋子里面,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背手而立,卓然的风标使人羡慕不已。   「你没有做亏心事?」男人的声音开始尖锐起来,「那你刚刚到什么地方去了?」   「呃,我刚刚去看了一个朋友。」   「仅仅是一个朋友吗?」男人追问不休,盯住他不放。   「我好像没有必要向你汇报自己的行程吧?」三司神猛然醒悟过来,毫不示弱地说道,「我好像并不是你的门客,也不是你的家将,尊敬的尤那亚殿下!」   屋子的男人转过身来,他正是俊美得让女人做梦,让男人嫉妒的尤那亚。尤那亚冷笑一声,「不错,你只是一个神职人员而已!」   「你,」三司神的脸色一变,强忍下心中的怒气,开始下逐客令了,「我很累了,如果殿下没有别的事情,请恕我失陪了。」   尤那亚低喝了一声,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把玩起来。   「你知道吗?每一件东西的器量都是一定的,如果强行给它加上超过其可容纳的东西,那么,它会这样……」   尤那亚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提起茶壶往一个茶杯里注水,慢慢的,茶水满到了茶杯口,可是尤那亚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而是继续往里面加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溢出的茶水居然并没有流下来,而是高出茶杯口呈一个圆柱体的水柱直立在茶杯上面。   尤那亚露的这一手功夫让三司神并没有感到十分惊讶,他知道这个俊美的殿下有着超过别人想像的实力,做到这一点对他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尤那亚倒茶的举动和他说的那些话有什么关係,想来尤那亚应该不会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看看他的实力,或者在向自己示威这么简单。   当圆柱体的水柱高到半个杯身的高度时,茶杯居然无声无息的碎裂开来,分成八瓣的杯子在桌子上摆成了一幅整齐的图案,好像盛开的一朵白花。茶水依然没有散开,还是一个直立的水柱竖在三司神的眼前。   「超过器量的后果你看到了吗?」尤那亚悠然地说道,同时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壶,桌子上的那段圆柱体水柱似乎在呼应着尤那亚的话,轰然倒下来,四散开来成为一团没有规则的水痕。   三司神终于变了脸色,他已经明白尤那亚话中意思,尤那亚也看到三司神的神情变化,他的嘴角掠起一个无声的笑容,优雅迷人,却让三司神感到一阵无缘无故的心跳。   「人也是一样的,如果野心大过自己的可以容纳的器量,结局就会和这个茶杯一样,说不定还会更加悲惨!」   尤那亚望着三司神轻轻地说道:「所以人还是要量力而为啊!」   三司神身躯一震,他知道这个男人是在向自己发出警告,他苦笑道:「殿下实在厉害,我刚才是和叶天龙……」   尤那亚朝他一摆手,「这样就对了!我最恨的事情就是哪个人敢骗我,在我面前弄鬼。」   然后他走到呆立在那里的三司神身边,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胜利的笑容,「我不管你和叶天龙谈了些什么东西,那个男人只是一个无关大局的小丑而已。我只要你记住的是我们之间的约定,乖乖地履行好你那一份义务!」说到后面,他的话已经有些严厉起来。   三司神无力地点点头,低低垂下了头,但望着地下的眼楮中闪过的是愤怒的光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三婶,我实在忍不住了